数字主权货币渐行渐近,我国早已未雨绸缪

时间:2021-07-11 03:14来源:www.gddx1688.com作者:未知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国内外媒体高度关注

CCN发表了标为《面对挑战,中国不会无动于衷》的文章,文中指出:Libra支持者所谓的“分权”,事实上是权力从进步中国家央行向跨国公司和最大经济体央行的一种转移。为了应付Facebook Libra的挑战,中国正在加快对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研究。

7月6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中国银行原行长、中国网络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清华经管数字金筹资产研究中心顾问委员李礼辉表示,在金融业数字化的进程中,大家感受最复杂的,是数字虚拟货币。数字虚拟货币可以区别为法定数字虚拟货币、数字货币和可信赖机构数字虚拟货币。同时他建议,当下中国需要加快数字金融规范建设,学会数字技术主导权。

Facebook发布了 “Libra”数字货币计划引燃了世界范围内的大讨论,特别中美两国高层领导的表态,被人们对国家主权币充满了期待。

特别声明:区块链行业ICO项目鱼龙混杂,资金投入风险极高;各种数字虚拟货币真假难辨,需用户小心资金投入。《链内参》只负责推荐信息,不构成任何资金投入建议,用户所有资金投入行为与本站无关。

2018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已在深圳成立“深圳金融科技公司”。接近这一项目的人士表示,该公司参与了贸易金融区块链等项目的开发。该公司创建于今年6月15日,注册资本较小,只有2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金融科技有关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出售、技术服务;金融科技有关系统建设与运行维护。

央行在公布成立专门的数字虚拟货币研究团队时曾称, “发行数字虚拟货币可以减少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本钱,提高经济买卖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降低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高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

中国频频发声

据了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正在探索将来发行全球数字虚拟货币的可能性。在日前的英格兰银行平台上,IMF总裁拉加德暗示该组织拟依据特别提款权机制推出一个类似BTC的全球数字虚拟货币——IMF Coin,旨在取代现有世界储备货币。

瑞典计划在2019年测试其国家数字货币——电子克朗e-Krona。瑞典发行电子克朗是什么原因买卖中用现金的比率很低,因此支持依靠于私人金融部门。这样来看,瑞典发行法定数字虚拟货币的目的,是要降低对私人金融部门的依靠,增强本国支付体系的靠谱性。

周小川建议,对数字货币和货币全球化的研究应该趁早,可以借鉴香港“货币局”的港币发行规范,对数字虚拟货币的发行方需要100%担保。

委内瑞拉在2018年发行了我们的法定数字虚拟货币——石油币。委内瑞拉在发行法定数字虚拟货币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并非由于他们技术先进,而是由于对抗通货膨胀和美国封锁的迫切性。因此,其石油币的形式是加密数字虚拟货币,而且宣称以1桶原油作为实物抵押。

还有一些小国家的央行,为了确立自己法定货币的地位,也发行了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相比之下,规模较大的经济体在研发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方面步伐较慢,由于需要并不迫切。

他表示,下一步要探索数字金融更好支持实体经济进步。现在,数字金融业务、商品同质化现象紧急,应开发多元化、全方位的金融服务,满足实体经济多层次、多样化的金融需要。要研究数字普惠金融怎么样做实做细;研究怎么样推进中小金融机构与大银行、科技巨头加大金融科技范围的合作。

7月8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发文表示:Libra创造的是外贸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虚拟货币。这种稳定币的出现和进步,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实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不能离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与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

2015年,央行又开始对数字虚拟货币范围的一些重点问题拓展调查并形成了一系列研究报告;

文 | 内参君

可以说,国家发行数字主权货币是大势所趋。

多国央行有意研发数字虚拟货币

“中国没如此做,这在一定量上让美国占了实惠。中国非常了解这点,因此谋划研发自有数字虚拟货币项目,迎接数字虚拟货币军备竞赛。”

相信,中国在数字虚拟货币范围的研究决不会落后,只待机会成熟。

另外,乌拉圭已经启动了CBDC试点项目,而巴哈马群岛、东加勒比货币网盟、瑞典和乌克兰马上测试各自的系统。

7月8日,在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研发。相应研发工作由央行货币基金局组织,现在央行正在集合市场力量积极推进。

ZyCrypto发表了标为《中国已经筹备好迎接数字虚拟货币军备竞赛》的文章,文中表示“因为显而易见的中心化特点,Libra不会对BTC和其它数字货币构成巨大威胁,但它引起了政府的高度关注,譬如美国监管机构就需要Facebook中止Libra的研发。”

2017年,央行旗下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印刷科技研究所和中钞信用卡产业进步公司等三家单位的年度区块链专利数目达到了68件,位列世界第一。

实质上,当下不少国家的央行都有计划发行我们的央行数字虚拟货币。今年年初,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参与调查的央行中有70%正在参与发行CBDC的工作或研究。

短短几年内,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并发表了一系列区块链专利与报告。

中国要发行央行数字虚拟货币,世界哗然。其实,国内在研发央行数字方面早已是未雨绸缪。

Cryptoslate发表了标为《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可以帮中国更好地管理经济》的文章指出,“现在,拥有24亿月活用户的Facebook及其数字货币项目Libra对中国发起了另一个挑战。在获得国务院批准后,中国央行正在与市场机构合作,研发央行数字虚拟货币以应付Libra的挑战。与Libra类似的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可以帮中国更好地管理经济。

7月11日晚,特朗普连发三条twitter表达了他对数字货币的怎么看。他称自己“不是数字货币的粉”。他觉得Facebook的数字货币Libra“并不靠谱”。假如Facebook和其他公司想要成为一家银行,它们需要像其他银行一样遵守所有些银行监管规定。他还表示“只有USD是真的的货币”。

对待数字虚拟货币的态度,中国一直是比较低调。连日来,中国高层领导却不同以往,接连发声。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兼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中国银行原行长、中国网络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清华经管数字金筹资产研究中心顾问委员李礼辉、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与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中国金融掌握会长周小川等都先后针对Libra和数字虚拟货币表态。

比特币ist发表了标为《中国可能非常快就不需要再担忧Libra》的文章,文章监管的角度谈怎么看。“中国可能非常快就不需要担心Libra,由于其它国家监管机构正在阻止Libra的进一步进步。本月Facebook将与美国政府就Libra展开对话,部分美国立法者需要Facebook停止Libra的所有研发活动。”

而国内央行高层披露了“国务院已批准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研发”的消息,更是引发了国内外同行业的高度关注。

王信表示,央行货币的数字化能够帮助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升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要,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可成为新的货币政策工具。一是央行可通过调整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利率,影响银行存贷款利率;二是能够帮助打破零利率下限。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中国金融掌握会长周小川近一个星期在不一样的场所谈到了这个话题。7月9日,举行的“中海外汇管理改革与进步”研讨会上,周小川表示,“将来可能会出现愈加国际化、全球化的一种货币,这是一种强势的货币,致使主要货币和它产生兑换关系。这个东西并可能不是Libra,但从近期几年的趋势看,会有不少机构和职员试图打造一种更有益于全球化的货币。”

财经作家肖磊表示,央行发行的数字虚拟货币,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事实上是一个愈加中心化和更利于货币政策有效推行的货币形态,根据我的考虑,将来人类货币市场整体的利率持续减少直到负利率是个大趋势,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推行,事实上更容易推行超低利率,与达到负利率,这对于国家调节经济可能有肯定帮,但对于一般储户来讲,法币的信用度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国家主权币渐行渐近,不只各国高层领导开始密切关注,不少国家也开始了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研究。

王信的表态也是今年以来央行第二次在公开场所表态推进数字虚拟货币研发。今年2月,央行副行长范一飞称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研发,加大数字货币监测处置。只是没引起媒体的关注,现在在Facebook发布了 “Libra”的刺激下,数字主权货币变得更为敏锐。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货币经营局负责人王信透露出国务院批准了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研发,得到了国内外媒体的高度关注。

7月8日,于北京大学召开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指出,总体的判断是Libra短期内要落地确实困难程度很大。王信则表示,Libra大概在支付范围,特别是外贸支付范围有较大进步前景,而伴随它的进步,其可能发挥更多货币职能,这对于各国货币政策、金融稳定,乃至对国际货币体系都可能产生重大影响。

国内新华社也发文指出,假如中国央行要发行主权数字虚拟货币,重要看点在于是不是准许企业和个人大户在央行系统开户,并给予存储计息。这样一来,央行可以更好地调控货币政策和设定基准利率。一旦数字虚拟货币的潜力释放出来,可能会对“央行——商业银行”如此的二级体系形成冲击,央行的货币政策会直接用途到企业和个人身上,商业银行的货币乘数因子将消失,商业银行体系也将缩化,缩减为资金投入理财机构或商业贷款机构,如此的变化是早晚都会发生的,因而是需要密切关注和研究的课题。

事实上,早在2014年中国央行从就已经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团队,对数字虚拟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虚拟货币的重要技术、发行流通环境、面临的法律问题等进行了深入研究。不过成立研究团队这一消息在2016年1月才公布,彼时央行表示,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虚拟货币。

特朗普的推文立刻遭到了群嘲,但大家更重视他作为美国总统的身份对数字虚拟货币的表态。Coinbase首席实行官官布赖恩·阿姆斯特朗表示:他“一直梦想着美国总统可以对近期几年不断进步的数字货币发表怎么看”,现在这个梦想终于达成了。

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里纳6月曾表示,俄央行有一天将推源于己的数字虚拟货币。她觉得,CBDC功用的重要是技术需要确保“靠谱性和连续性”;技术需要成熟,包括分布式注册中心的技术。

7月9日,土耳其政府在其发布的2019年至2023年经济路线图中加入了央行发行数字虚拟货币的有关内容。土耳其总统提出的第11项进步计划显示,“将推行基于区块链的数字中央银行货币”。今年2月,经济学家、时任副总理的穆罕默德•西姆塞克在同意媒体采访时说:“大家计划开始我们的数字虚拟货币工作。大家高度看重数字化。”

国内早已未雨绸缪

7月12日,人民银行举行2019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媒体发布会,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回答记者提问表示,“脸书发了天秤币将来,中国的中央银行对这件事情也非常关注,也在关注市场的一些讨论,也在研究脸书发行天秤币将来会对金融体系带来的一些影响。总之大家也很关注,也有一些研究。”

伊朗媒体7月十日透露,伊朗央行行长宣布,伊朗当局计划授权数字货币开采。据报道,伊朗政府已经批准了一项行政法律的部分内容,该法律将授权在伊朗开采数字货币。在此之前,伊朗就数字货币的法律地位进行了长期的反复讨论。

而在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外汇研究中心、中国金融四十人平台联合举办的“中海外汇管理改革与进步”研讨会上,表示:“人民银行在三年前就开始说假如搞数字货币的话,应该参考香港的经验,发钞模式可以是中央银行发钞,也可以由商业机构发钞。”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区块链平台靠谱吗_听听一个过来人是怎么说的_星球网

Copyright © 2002-2021 星球网 (http://yuchub.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备案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